快捷搜索:   2  as   6   3   o  bbin  test  

扶贫维库保健干部被指优亲厚友 2万补贴给村干部5千回扣

据中国之声报道:昨天,中国之声关注了安徽省砀山县龙潭村,村民进入贫困户名单,没有进行实质性民主评议和公示,有扶贫干部的多位亲戚进入贫困户名单中,享受着国家政策,而同村真正贫困的人,却无法得到应有的帮扶一事。

在调查过程中,当地群众还反映,就在这个龙潭村,与脱贫攻坚挂钩的危房改造政策,也走了样。房里见天的危房,得不到改造,而一些明明住在楼房里的人家,却改造了“危房”。甚至,这些得到改造的危房户,在拿到补贴后,还要给村干部送回扣。

见天的房屋未改造,有车有房倒成了贫困户?

曹聚福是安徽省砀山县官庄坝镇龙潭村村民,三个儿子都在外地打工。他家的房子已经塌了,暂住在村子主街道旁边的大儿子家里。但是,大儿子家的房子,也不结实了。卧室里摆着的,还是大儿媳妇陪嫁的家具:

(村民曹聚福家的纸板屋顶)

曹聚福:“90年我大儿子结婚,顶棚就找这种纸糊上,那时候是20块钱这一间房。”

记者:“顶棚就全弄好了?”

曹聚福:“对,就这样糊上一直到现在,这让老鼠给咬的。”

(曹聚福家已经漏雨的屋顶)

堂屋里的情况就更糟糕一些。地板上潮乎乎的,透过屋顶能看见天。

曹聚福:“那能不漏(雨)吗?这地板上不都是漏的水?我在房顶上盖了塑料纸,那天让风一刮,就耷拉着了,我也没盖。那也没办法。”

记者:“村里的干部都知道你们家情况吧?”

曹聚福:“村里谁管你啊?你不找他,他也不找你,你找他就得给他两个(钱),你不给他两个(钱)他给你办事?没有那样的事。”

(村民曹聚福家的屋顶已漏,只能用塑料布暂时遮挡)

曹聚福说,虽然房子的位置很显眼,但这几年来,没有干部来家里问过情况。因为他不是贫困户:

“上面一来调查,就是来调查这些贫困户、危房改造的。你不是贫困户,还找你干啥?不需要找你。村里凡是贫困户危房改造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儿女有房有车,也有存款,这庄的房子都比我的房子好。”

改造危房,两万补贴给村干部五千回扣

在龙潭村采访过程中,多位村民都说过,享受了危房改造补贴的,要给村干部送钱。

杨勤良:“先送一点,给报上去,盖上房子后,钱打到存折上,取了钱再给他送去,一般的贫困户补2万,不是贫困户补一万,家庭条件不好的少付给他一点,也得付给他。只要条件好的至少给他一半。”

享受到危房改造补贴的贫困户杨勤良,证实了这一说法。

杨勤良:“危房改造以前,他说,叔,我给你申请危房改造,镇里这些人都来了,我请吃顿饭,看能批下来不。在这西边饭店吃的,花了420块钱,我结的账,结了400块钱。”

(村民杨勤良夫妻俩称,自己拿到了2万元危房改造款,但被村干部杨风雷上门索要了其中的4000元)

杨勤良是村干部杨风雷的堂叔,他说,两万块钱的危房补贴下来之后,杨风雷追到他家的堂屋里要钱:

杨勤良:“在堤口那里碰到我,他说叔你那个20000元钱下来了你领取吧,你给我5000块钱,我说我现在没拿着。他撵到家里来要的,就在我家这里,我点给他的,要5000元,我给了他4000元。批下来以后,谁不给他钱?都得给他钱。”

向中国之声反映情况的杨浩说,由于危房改造需要通过自然村、行政村逐级申报,这就使得村干部有一定的权力。比如村干部杨雪莲,就利用手中的补助指标上报权,在所谓贫困户的危房改造过程中,假公济私:

杨浩:“我们的扶贫干部杨雪莲的四叔家,家里有两栋楼房,他报了危房改造。杨雪莲的大妈家,家里两个儿子、两栋楼房,搞了危房改造。杨雪莲的五叔家,一家人全在深圳做生意,在深圳买了楼房,给他家报了危房改造,批了两万块钱。”

改造好的危房,为何成了摆设?

在砀山县,危房改造到底有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呢?按照安徽省宿州市住建委的有关规定,当地农村危旧房改造的补助对象,主要有四类人群,居住在危房中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低保户、农村分散供养特困人员、贫困残疾人家庭等4类重点对象,此外还有居住在危房中的其他贫困户。无论哪一类人群,“居住在危房中”,显然是一个先决条件。但是,在龙潭村,却有不少改造过的危房,无人居住。

享受危房改造补贴的,所改造的危房,必须是有人居住的。官庄坝镇副镇长张杨也确认了这一点:

张杨:“危房是四类人员,一个是家庭困难残疾户,一个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一个是低保户,再一个是分散供养的五保户。还有就是得现住着人,你这房子不住闲置了,国家不会给你改造的。必须现居住房是危房,并且只有这一套房子。”

本文地址:http://qisupport.com/ent/20190611/6440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