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2  as   6   3   o  bbin  test  

山西一矿企被曝破坏山体:民居旁挖出几十米深矿沟沙展芬

长约3公里,深约70米,一条阶梯式的深沟横亘在牛食尧村民居旁的山坡上。

牛食尧村位于山西省原平市段家堡乡,离原平市城区约60公里,驱车需约2小时。2017年8月开始,当地山体逐渐形成一条数公里长,几十米深的矿沟,山体结构被严重破坏。

牛食尧村矿区被开采前后对比。 新京报记者 张建斌 逯仲胜 摄

这一变化,与该地一矿业公司的土地复垦相关项目有关。

2019年5月24日,原平市自然资源局出具的调查报告显示,利泽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泽矿业”)铝土矿资源储量位于煤炭资源下部,在前期的采矿和治理施工过程中,涉及部分煤炭资源。

据该调查报告,2017年8月,利泽矿业开始在当地牛食尧村进行土地复垦,复垦面积为18.26公顷。然而据卫星地图估算,该地段被破坏面积约为200公顷。据新京报记者观察,2019年5月,矿坑周围仅有少量树苗,且大多数栽种植物已干枯。

上述调查报告显示,利泽矿业在2018年12月就被责令停止一切作业,原平市自然资源局扣押封存了其部分设备,按要求,现阶段利泽矿业仍应处于停工整改阶段。

2019年6月3日,新京报记者发现,在段家堡乡附近的矿坑内,数台挖掘机正在加紧作业。

有关部门:挖矿同时土地复垦

2019年6月6日,原平市自然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队长张宏伟告诉新京报记者,利泽矿业在挖矿的同时进行土地复垦。针对山体破坏的情况,张宏伟称:“露天开采肯定对山体有破坏……开采多深算破坏,这个我没有详细的标准。”

据上述调查报告,2017年8月,利泽矿业开始在当地段家堡乡牛食尧村进行土地复垦,该公司通过山西省国土资源厅评审批复的《土地复垦方案》确定,复垦面积为18.26公顷。然而据卫星地图估算,该地段被破坏面积约为200公顷。

2018年2月,原平市林业局对利泽矿业公司造成的林地和宜林地损坏程度进行初步鉴定,损坏林地面积98亩,林木为灌木。后经调查取证,已立案移送山西省林业厅森林公安警察大队,并转送管涔山分局进行审理。关于利泽矿业公司造成的各类土地损坏问题,该公司正通过土地复垦和地质环境质量工程进行复垦和治理。到目前为止,利泽矿业公司已栽种毛叶三桐子树3万株,复垦土地面积700亩。

上述调查报告援引了原平市林业局的鉴定结果。新京报记者换算得知,700亩约为46公顷,比复垦方案中的面积多出了一倍多。

但据新京报记者观察,截至2019年5月,矿坑周围仅有少量树苗,且大多数栽种植物已干枯。

村民介绍,从2018年10月开始该地山体地面出现多个深坑,确实在当地见过栽种树木等复垦行动,但前两年复垦种下的树基本都没有存活。村民张栓(化名)表示:“我看以前种下的都死了。地下挖出来了煤渣(煤矸石),相当于石头里面种,没土没水。”另一位村民赵林(化名) 称,种下树后缺乏管理:“不浇水能活吗?”

2018年12月,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回头看”转办这一案件,当地政府回复称,矿山开采造成的生态破坏情况属实,自然林地毁坏问题属实,曾约谈相关责任人,要求其按进度和时限进行恢复治理。

新京报记者现场观察,矿沟目前已经被挖掘至离地面约百米。张栓担心,万一遇到水灾,容易形成堰塞湖:“下的雨多了还可能冲坡(滑坡),把树都冲了。我们村的老百姓很担忧。”

当地村民介绍矿沟情况。 新京报记者 张建斌 逯仲胜 摄

“原来青山绿水,现在都是干山头。原来是个村,有人家有地,沟是沟,坡是坡。现在这毁的。”张栓说。

涉事矿企多次受到环境部门处罚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利泽矿业未办理露天采矿用地相关手续,并多次因为环保问题被环境部门处罚。

据上述原平市自然资源局出具的调查报告,利泽矿业公司损毁土地问题属露天采矿用地范畴,该公司曾将露天采矿用地方案上报原山西省国土资源厅,但未通过评审,至今未办理露天采矿用地手续。在前期的采矿活动以及土地复垦和地质环境恢复治理过程中,对矿区范围内部分土地造成损坏。

忻州市生态环境局原平分局(原平市为忻州市代管的县级市)曾分别于2014年、2017年、2018年三次对利泽矿业做出罚款决定,处罚原因包括原煤及铝土矿堆场未采取有效污染防治设施、废渣未按环评要求处置、铝土矿开采项目逾期未办理环保审批手续等。

2018年4月23日,忻州市政府官网发表《原平市国土资源局督促检查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程》一文,提及责令利泽矿业按照批准的《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方案》进行整改、治理。

2019年6月12日,利泽矿业有限公司一位刘姓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由于该矿是整合矿,有很多原始问题,有关部门要求企业必须做到种树、整理斜坡、整理平台等措施:“该做的我们也在做,肯定也有欠缺的部分。我们做十全十美也不可能。”

中国矿业大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胡振琪向新京报介绍,按照2011年3月5日国务院颁布的《土地复垦条例》,只要是损毁的土地都需要做复垦。胡振琪称:“采矿损毁的土地是土地复垦项目最主要的研究对象。按照《土地复垦条例》,谁损毁谁复垦,任何矿山企业都有履行复垦的义务。”

他认为,土地复垦的核心是土壤重构、地貌重塑和植被恢复。一个成功的土地复垦标准,其生态系统状况和生产能力要达到或超过当地采矿前的状况。

“如果矿山不做任何处理,最容易出现边坡的滑坡、泥石流以及水土流失。露天开采对生态造成的影响包括景观破坏、土地结构破坏、植被破坏、水生态系统破坏、生物多样性破坏等。”胡振琪告诉新京报记者。

本文地址:http://qisupport.com/fangchan/20190613/6540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